金色天际线

听说满口谎话甩锅官方打不对cp名还圈钱的聚聚又偷偷上架了明信片?然后又改到了15号再预售?
那就只好再发一下聚聚的嘴脸给大家品品了

无授权搞同人出周边盈利永远是侵权望周知
官方盖章还有什么好说的?
本来就是灰色地带夹着尾巴低调点没人搞你,但是被举报也只能受着,谁叫你本身侵权呢?打击侵权就是zzzq
还有这个聚聚,都圈钱了cp名还打不对,rnb啊

喜欢蹭热度还怪别人圈管,扒了一个辣菜骗钱的其他还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呢,估计跟反派是一路货色吧

换小号来犯贱的碧池,连眼光都不配别人给你的货色

祝你早日跟反派一个下场

发疯hgn只会举报这一招?
我无所谓啊再发一条就是了反正没实际内容
官方马上喂你吃shit,好好跪舔着吃完哦23333

这就疯上了?等着吧且有的疯呢233333真没辜负我的期待,婊演很好看哦

if then

既港记之后下一个惨遭打脸发疯预警的hgn群体即将出现

期待2333333333

官方马上满足某些人吃shit的爱好,shit吃个够哦

闹一个人什么用?骚扰了官方就不给你吃shit?真是怂货23333

有的人脑子清楚吗?让打单人tag并不妨碍任何产出,为什么不敢问蹭热度的吧


以及提醒那些发过打tag指南的同好蹭热度狗下作手段我觉得不算不干正事


这篇三天删我也说了,再来犯贱那还是一直挂着的好


蹭热度狗举报了我之前那篇提醒拉黑就跑我也没办法点对点不是?


自己不守规矩怪别人圈管,好棒棒哦




来看看蹭热度狗和腿毛的素质,提醒有鬼面打个鬼面tag怎么了?你出现很多别的角色打个tag方便屏蔽又不是让你删产出?妨碍你发了还是妨碍你蹭热度了?


看巍澜粮大头出现鬼面p图,到处面面面面凭什么不能打单人?本来屏蔽就是眼不见心不烦了,还让人怎么样?
还找出之前我好声好气劝说的lof举报屏蔽,行,你不要脸那别怪我不好声好气了
打tag是为了让同好看看这群人嘴脸

tag打好,方便大家

    作为一个掉坑以后疯狂蹭粮的镇魂女鬼,这几天在自家tag里看到了不少有争议的投稿,虽然不干涉各位的创作自由,但毕竟订阅巍澜tag还是希望看到主体是他俩的粮。

    所以友情提示各位产粮GN,打好tag!其他人物出现多的打上人物tag,涉及其他cp的打好cp tag,以便屏蔽。

    毕竟有时候有人会委屈为什么我文里有巍澜不让打tag呢对吧?那就互相尊重一下呗,你打也行,我可以屏蔽。

    方便大家,谢谢您嘞!

    P.S.屏蔽tag设定在设置——屏蔽设置(网页版没有这项,在设置页最下方)——标签屏蔽,数量有上限。

【盾冬】黎明(接队三,小甜饼)

【盾冬】黎明(接队三,小甜饼)

什么都别问我,文笔废,我就是要把启动密码变甜【。

一个小脑洞,没啥具体设定

 

    史蒂夫回到瓦坎达的住所的时候已经快到黎明了。虽然已经卸任“美国队长”,但世界上的危机却并不会就此减少,因而他仍时常在世界各地奔波着。尚没有战衣、星盾甚至超级英雄的体魄时,厄金斯博士便希望他不要忘记扶助弱者的初心,这个信念史蒂夫从未放弃。

    但不知是不是得益于抛却身份低调了很多,他反倒被间接透露了许多隐秘的九头蛇信息。正如这次他解决完原本的目标,却顺藤摸瓜找到了一个正计划着有关“冬兵”阴谋的九头蛇小队,并理所当然地消灭了他们。

    同预言的一样,九头蛇对“冬兵”并没有死心的打算,这几年史蒂夫他们一直在挫败各种或大或小的阴谋。当然,收获同样不少,他出这次任务以前,提恰拉曾告诉他目前关于脑控的信息已经掌握得差不多了,可以尝试清除。

    巴基会有醒来的一天,史蒂夫从未怀疑,但还是不断希望那天能来得更早。

    他忍不住想去探望巴基——即使只是站在冷冻舱外一言不发地凝视,了解他现在的状况和实验的进展,然而凌晨并不是个打扰国王陛下的好时间,更何况他刚九头蛇基地战斗一番,已经灰头土脸。

    他打算先回住处把自己清理一下,然后一等到办公时间就敲开实验室的大门。瓦坎达的住处其实十分舒适,比如那张十分适合战士的、既不过分柔软也不硬得让他时刻精神紧绷的大床,然而家这个词太奢侈,复仇者大厦的公寓算不上,提恰拉给他安排的这间公寓也没能获此认同。

    虽然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各种不在计划内的访客,比如一身狼狈的弗瑞或者是自信心爆棚的就九头蛇,但当他从卧室的门缝里透过黎明的微光看到一丝金属闪光时仍然发现这世界可能是不真实的。那并不是他惯常见到的枪械或者盔甲,而是带着弧度、连接在一个人身上的金属手臂——那个手臂的设计提案提恰拉拿给史蒂夫看过,并且他还提了一些关于审美和实用性上的建议。

    感谢四倍视力,史蒂夫可以清晰地看到手臂的主人侧躺在他那张大床的一侧,平稳的呼吸吹动了一丝鬓角的头发。巴基看起来有些疲倦,但他的面孔好像已经完全褪去了过去的阴霾。

    史蒂夫控制着全身的力气,尽量轻地推开了门,然而巴基还是醒来了。但出乎意料的,没有冬兵那种紧绷的、PTSD似的警惕,巴基的绿眼睛只是眯起来含糊的一扫,又自然而然地合上了。

    “哦你回来得可够晚的,那些老家伙真难缠是吧?”——史蒂夫的耳边好像响起了巴恩斯中士那含含糊糊的调侃。

    对咆哮突击队而言,执行特殊任务到深夜甚至更晚并不少见。但也只有那么偶尔几次,史蒂夫因为军情紧急不得不在任务完成后不顾体面立刻去向指挥官汇报任务,或者扯皮,之类之类。大多数时间巴基都会等着他回到挨着自己的那张行军床上,互道晚安再去睡觉,毕竟看着当初布鲁克林那不省心的倔小子已经对他来说近乎本能。

    史蒂夫记忆里唯一的一次,巴基直接睡了过去,洗澡过后没有仔细梳理的棕发乱糟糟地散乱在枕上,倒是显得很安稳。巴基被他从纳粹营地救回来以后,时常会在噩梦中惊醒,这样的平静让史蒂夫禁不住呆站着凝视起来。

    那时候他想起巴基开拔的前一天,他们一起去看的未来。咆哮突击队的奇袭显然具有奇效,他想说不定再有几次这样的夜晚,他们就可以回到布鲁克林的家,一起走到真正的未来。

    然而谁又能预知到未来的样子呢?

    他不记得自己看了多久,直到巴基睡眼惺忪地爬起来催促他赶快睡觉,毕竟他们每天都肩负着新的责任。

    巴基的那一眼让他回到了过去,但越来越亮的窗外提醒着他身处的现实。他找回自己的行动力,先去浴室打理好自己然后睡觉,床上或者其他。

    不可思议的是,当时史蒂夫带着沐浴露的香气和水气走出卧室,看到自己床上的巴基,突然间有了一种回家的感慨。他们当然睡在一起过,比如他们用抱枕搭起的小窝,或者巴基家那张更舒服的单人床,伴随着巴基妈妈或者自己母亲烤出的小甜饼香气,或者新鲜送到的报纸的油墨味道,让人感觉只要你不放弃日子就还有奔头。

    味道带来一种隐喻,引起了他关于家的回忆。

    然后他意识到这次的床虽然大得多,但是也只有一张,而沐浴露的味道怎么说呢,有点旖旎。史蒂夫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觉得有些局促,他想,还是打个地铺吧,只要能面向巴基就好。

    但是巴基坐了起来——虽然看起来还没有完全清醒,他的嗓音带着清晨的沙哑和些许笑意:“虽然你看起来比我还清醒,可说实话我还想再睡两个小时。还是你想现在就长篇大论说些严肃的话题直到把瞌睡虫都赶跑?”

    “哦不,我已经准备睡了,我只是……”他不知不觉靠近了床边,影子覆上了巴基轻眨的眼睛。

    “我只是……”巴基挑起了一边眉毛。

    一个吻印在他们唇齿间,水汽安静地包裹着他们。

    “……想给你一个晚安吻。”史蒂夫把话补完,伸手压了一下巴基翘起的鬓发。就好像他有很多次该做但终究没有做成的那样。

    “那就谢谢了,上午给你回礼。快睡吧,这可比行军床好多了不是吗。”巴基重新侧躺下。史蒂夫毫不怀疑,他留出的距离一定跟战时他们那间小双人卧室的行军床距离一样,于是他也面对着巴基躺下了。

    黑夜正在结束,黎明把光明带进他们心里。

 

                                    ——FIN——

 

 

 

后记:一直苦苦压抑着开车的冲动的我!然而文里的这对似乎才处于刚开窍的状态_(:з」∠)_

割腿肉好痛苦!原本就是个小脑洞,结果乱七八糟又加了好多进去,其实我只是想写个晚安吻TAT